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三座大山”壓迫甲醇價格不漲反跌 2010-07-03 00:00  點擊:次

    通常情況下,原料價格上漲引發生産成本增加,産品價格随之上漲。6月1日國家将陸上天然氣出廠基準價上調0.23元/立方米後,6月3日各地陸續借天然氣漲價之機又将煤炭價格上調20~30元(噸價,下同),導緻 甲醇 成本剛性增加,部分企業生産成本甚至增長了400多元。但國内 甲醇 價格不僅沒有上漲,反而大幅下跌。
   “說到底還是因為供大于求。”陝西渭河煤化工集團有限公司運銷與市場部副部長李少春表示。5月下旬,西北、華北、東北、華中和西南地區 甲醇 出廠價普遍維持在1900~2150元,華東、華南地區 甲醇 出廠價約2200~2300元;而目前,西南、華中地區 甲醇 出廠價普遍隻有1900元,華北、西北少數大型煤頭企業 甲醇 出廠價甚至跌破1750元,全國 甲醇 價格總體水平較天然氣漲價前下跌100多元。 甲醇 市場這種反常的表現“歸功”于以下三大因素:
    一是産能産量繼續增加。今年以來,由于化肥市場持續低迷,衆多聯醇企業的化肥價格長期低于以無煙塊煤為原料的中小企業成本,迫使聯醇企業降低化肥裝置負荷,提高 甲醇 裝置負荷,增加 甲醇 産量。加之去年3~4季度投産的數套大型 甲醇 裝置,經過消漏補缺、磨合以及參數優化,目前均實現了連續化、高負荷生産。一些大型 甲醇 制烯烴項目,前期 甲醇 裝置也陸續建成投産,這些都增加了 甲醇 産量。近期,天然氣價格上調後,激發了天然氣生産企業積極性,加大了工業用氣的投放量,使不少前期因供氣不足減産停産的 甲醇 企業,不僅恢複了生産,有的還實現了近幾年難得的高負荷生産,最終使國内 甲醇 産能産量大幅增加,供大于求凸顯,打壓價格下行。
    二是低價進口 甲醇 湧入,沖擊國内市場。海關最新統計數據顯示,1~4月,我國進口 甲醇 超過150萬噸,占同期國内 甲醇 總産量509萬噸的30.8%。由于這些 甲醇 絕大多數來自中東國家,當地油氣資源豐富,天然氣及石油伴生氣價格普遍隻有0.3~0.6 元/立方米, 甲醇 完全成本僅1100元,到達中國港口的價格不足1680元,比國内 甲醇 價格低300多元。大量低價 甲醇 湧入中國市場,加劇了國内 甲醇 市場供求矛盾,拖累國内 甲醇 價格難以随成本增加而上揚。
    三是需求增長乏力打壓 甲醇 價格下行。 甲醇 主要有5大消費領域:甲醛、醋酸、二甲醚、 甲醇 燃料和甲基叔丁基醚。目前,除醋酸、甲基叔丁基醚需求保持增長外,甲醛、二甲醚、 甲醇 燃料對 甲醇 需求的增長明顯放緩。
    甲醛領域,今年以來,國家明顯加大了對房地産行業的調控力度,收緊了房地産領域的信貸投放,使新開工項目減少。房地産領域需要的人造闆及室内裝飾貼面闆,是甲醛的主要消費市場。房地産行業增速放緩,減少了對人造闆及室内裝飾貼面闆的需求,繼而減少了甲醛需求,最終減少了該領域對 甲醇 的需求。加之5月中旬以來,全國各地降雨量明顯增多,導緻闆材企業開工率下降,使甲醛市場出現了量縮價跌的走勢,打壓 甲醇 價格上行。
    二甲醚領域,一方面,受年初廣東等地“封殺”事件影響,全國各地不同程度地加大了對液化石油氣中摻混二甲醚的查處力度,使二甲醚、消費量明顯減少,進而對 甲醇 的需求減少;另一方面,國際石油價格近期持續下挫,以及國内成品油價格的下調,壓制液化石油氣價格下跌300~500元,縮小了與二甲醚的價格差距,抑制了二甲醚的消費和價格,影響了二甲醚企業的生産積極性和開工率,減少了該領域對 甲醇 的需求。
    甲醇 燃料領域,由于原計劃于去年下半年出台的《M15車用 甲醇 汽油》國家标準,目前隻完成了起草工作,短期内難以發布實施,使低比例 甲醇 汽油的推廣受阻,汽車燃料市場 甲醇 消費量基本維持在去年的水平,沒有明顯增長。
   甲醛、二甲醚、 甲醇 燃料3大領域消費的 甲醇 占到 甲醇 總消費量的69%。由于這3大最主要消費領域需求放緩,而 甲醇 産量又持續大幅增加,加上低價進口 甲醇 的不斷湧入,最終導緻國内 甲醇 供大于求矛盾加劇。在這種情況下,即便受到氣、煤價格上漲的利好刺激, 甲醇 價格也難以上揚,甚至不漲反跌。

                                               (陳繼軍)



@ 2015 山東陽煤恒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